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 媒體聚焦
視力保護:
中國能建中南院陸地接地極方案建設巴西美麗山二期工程:一場來之不易的勝利
來源:《中國電力報》6月12日6版 日期:2018-06-22 訪問次數: 字號:[ ]

 “經過全面的技術、經濟及環評比較,我們慎重決定,巴西美麗山二期工程里約換流站將采用中南電力設計院提出的陸地接地極方案。”隨著國家電網巴西控股公司美麗山二期工程項目(簡稱“巴控美二項目”)經理Paulo宣布最后的評審結果,會場響起了雷鳴般熱烈的掌聲。中國能建中國電力工程顧問集團中南電力設計院有限公司(簡稱“中南院”)接地極團隊成員們激動地與在場評審專家一一握手,因為這一場勝利實在是來之不易,眼前的成果,讓他們雙眼模糊起來……

首個海外獨立開展總承包的特高壓輸電項目

時間倒回到2015年7月17日,國家電網公司成功中標巴西美麗山水電±800千伏特高壓直流送出二期特許經營權項目,該項目是我國首個在海外獨立開展工程總承包的特高壓輸電項目,標志著中國特高壓技術、裝備和工程總承包“走出去”取得重大突破。

    同年8月,中南院就展開了該項目接地極的前期研究工作。設計團隊中的項目經理許斌和主設人周挺都是身經百戰的接地極專家,曾設計了富寧站、鄭州站、普洱站等多個直流換流站的接地極。但是,當他們收到巴西工程地質資料時,都不禁鄒起了眉頭。

    “里約站周邊是大片的花崗巖和片麻巖地質結構,土壤電阻率太高,很難找到適合的接地極極址。”這是經驗老道的許斌對巴西接地極工程的第一印象。

    周挺也眉頭緊鎖,點頭道:“是啊,以往國內工程極址處的深層巖層一般都是土壤電阻率較小的沉積巖,從未遇到這樣的情況。而且巴西這邊淺表層的土壤電阻率也大的出奇,這可怎么是好。”思索良久,毫無頭緒。于是,中南院接地極團隊決定與巴西當地工程師進行一次技術交流,了解以往巴西接地極工程的基本情況,尋求解決思路。

    技術討論會上,面對我們提出的困難和困惑,巴方工程師雙手一攤:“是的沒錯,在你們之前,ABB公司也做了類似的調研并得出相同的結論,所以我們認為陸地接地極方案很可能行不通。”他呷了一口咖啡,緩緩地靠坐在椅子上,不緊不慢地繼續說:“因此,項目公司同時也開展了海洋接地極的可行性研究,這個由巴西電科院負責。”“可是你們并沒有海洋接地極的工程經驗。”許斌和周挺同時道出心中的疑問。

    “但是現在還有充足的時間來開展工作啊。當然,你們也可以繼續陸地接地極的勘測設計,不過,對不起,我并不看好這一條路。”巴方工程師回答。

    不得不承認,巴方工程師說話就是心直口快,雖然聽著很不舒服,但這也讓中南院設計團隊清楚地了解了巴方項目公司的真實想法。

    回到住處,中南院接地極團隊展開了激烈的內部討論。

    “怎么辦,要改海洋接地極嗎?”就連擁有豐富接地極設計經驗的周挺也感到一絲迷茫,因為誰也不知道,陸地接地極方案走下去會不會真的是一條死胡同。而且,國內團隊中也不乏支持海洋接地極方案的聲音,這讓大伙感到十分困惑,裹足不前。

    然而,許斌卻異常堅定地說:“繼續陸地接地極方案!”面對周挺的疑惑,許斌繼續解釋:“中國和巴西都沒有海洋接地極的建設經驗,不確定因素很多,風險不小。而我們中南    院擁有豐富的陸地接地極技術儲備,以往工程中也遇到過不少困難,最后也都順利解決。所以我們要相信自己的能力。世上無難事,只要肯攀登,巴西那么大,我就不信選不出小小一塊極址!”在許斌的鼓舞下,中南院接地極團隊明確了前進的方向,同心協力,奮勇向前,發誓要用實力讓巴西專家信服,拿下巴西工程。

創新性可行極址區域選址策略

既然選擇了遠方,便只顧風雨兼程。

    中南院副院長,地質專業出身的尹鎮龍和接地極專家曾連生在仔細分析了里約周邊的地質條件后,創新性地提出了通過深層地質結構分布推斷可行極址區域的選址策略,并與前方接地極團隊一起對56個備選極址進行了一一篩選。

    當中南院設計團隊將56個極址的踏勘申請提交給巴西工程師Daniel時,對方臉上驚訝的表情:“56個極址?你們知道完成踏勘要多長時間嗎?”“為了確保選出可行極址,這是必要的。”尹鎮龍篤定地回答。

    三個月的實地踏勘,中巴工程師攜手幾乎踏遍了里約州和米納斯吉拉斯州的每一個可能作為極址的角落,為后續設計工作打下了堅實的基礎。踏勘過程中,中巴工程師互幫互助,默契配合,雖然條件艱苦,但是一路上充滿了歡聲笑語。從相互懷疑,到彼此信任,這之間看似只有一次踏勘的距離,誰又知道中南院接地極設計團隊在這背后的默默付出。

    在前期扎實的工作基礎上,中南院設計團隊終于在里約換流站北部約140千米處找到了適合建設接地極的場地,在此完成了接地極布置方案的初步設計,并于2017年8月底一舉通過了接地極方案評審會,擊敗了海洋接地極方案,獲得了業主和接地極專家們的一致認可。評審通過后,巴西美麗山二期工程項目經理Paulo對周挺說:“雖然最開始我內心是偏向采用海洋接地極的,但是你們的工作深度完全扭轉了我的看法。好樣的,myfriends!”正如上世紀70年代的乒乓球外交加速了新中國體育走向世界的步伐,通過近兩年的努力,中南院的“接地極外交”不僅讓中國的接地極技術走出了國門,同時也構筑了中巴兩國電氣工程師之間友誼的橋梁,為巴西工程的順利推進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打印】 【關閉



     
四川时时彩诈骗案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